当前位置:主页 > 865599.com >

【反腐】贵州一正厅长级干部被“双开”!曾陷“表哥”风波

发布日期:2019-11-01 20:44   来源:未知   阅读:

  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日前,经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监委对贵州省有色金属和核工业地质勘查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宫晓农(正厅长级)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查,宫晓农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在重大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公开发表不当言论,破坏党的集中统一,且一再拒绝接受组织帮助,背离党的宗旨,权欲膨胀,竭力为自己营造声势,捞取政治资本,污染政治生态,丧失理想信念,与党离心离德,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政治上蜕化变质,经济上贪婪成性,表里不一,做两面派、当两面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组织用公款支付的宴请活动,违规借用下属单位和其他单位车辆供个人长期使用;违反组织纪律,违规干预干部选拔任用工作,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在职务调整上谋取利益;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违反群众纪律,违规摊派费用;违反工作纪律,不正确履行职责,违规向私营企业出借巨额资金,造成不良影响;违反生活纪律,痴迷兰花,玩物丧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构成职务违法;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宫晓农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国家公职人员,毫无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意识,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省监委委务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宫晓农开除党籍处分,终止其中共毕节市第二次代表大会代表资格;由省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追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宫晓农,男,汉族,1962年10月生,辽宁大连人,大学本科学历,1984年8月参加工作,1986年1月加入中国。

  2019年1月贵州省有色金属和核工业地质勘查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正厅长级)。

  小编了解到,十年前,一个题为《县委书记,您戴的什么表?》的帖子迅速蹿红各大论坛。在这篇帖子中,县委书记戴的手表成了焦点,全国16位县委书记“戴名表”的图片被找了出来,有些“名表”被冠以几十万元的天价,贵州省纳雍县县委书记宫晓农亦榜上有名。

  在贵阳论坛等本土网络论坛,有网民甚至报出宫晓农的手表是“帝舵TUDOR王子系列76213-62483双历白罗马自动机械表,市场价在25200元左右”。

  为了核实情况,在2008年的最后一天,本报记者冒着冷雨赶赴毕节,与出差在外的宫晓农进行了一次对话,并随即前往纳雍调查采访。

  记者:一开始,面对我们的采访要求,你婉言谢绝了,但很快你又改变了主意,通过县委宣传部和我们联系,表示愿意接受采访,为什么?

  宫晓农:当时我正要赶往毕节开会,怕没时间接受你们的采访,再说网上说我戴名表,也没大的错误,我也自认为我戴的是名表,但不是几万、加深对媒体人职业责任、社会担当的认识,香几十万的奢侈品,对于“名表”,各人的理解不一样。(在我看来)名表就是有名的品牌手表,比如“上海”、“雷达”等,但同一品牌的手表有不同的价值,我这个手表的价值也就几千元,并不算什么奢侈品,这是耐用商品,至少可以戴好几年,算经济帐还是很划算。人要站得稳、走得直,如果我戴的是几十万元的手表,即使网上不曝光,都会觉得心虚。想到不接受采访怕你们误会,以为我心虚,所以还是和你们交流一下,我也觉得有必要作一些澄清。

  宫晓农:我以党性和人格担保,这手表就是我一直戴在手上的那块(边说边摘下手表,递到记者面前),帝舵TUDOR74000N,看到网上的帖子后我专门请人撬开看的。如果你们有兴趣,我可以借你们戴几天,这手表是可以鉴定的。我还专门上网查了,就这一款手表,网上有2000多元、4000多元和7000多元三种价格。

  宫晓农:2004年,我二哥回家探亲的时候送给我的,他原来长期在北京工作,现在去了香港,我们兄弟俩感情很好。但我一直不知道这块手表的价格,我二哥也没告诉过我,因为平时戴着看时间方便些,所以一直戴着,直到这次上网查了才知道(价格)。如果组织上想调查这事,会找我的。

  宫晓农:具体记不清是哪天了,好像照片被贴出来第二天,一个同事打电话跟我说了这事,当时已经下班了,我也没太在意。网上曝光的照片,可能是我去年或者前年在开会时汇报工作被照下的,不是很清晰,至今我也不知道这张照片的出处。其实这事也没对我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只是现在经常有同事跟我开玩笑,问我戴的究竟是什么名表,是不是价值几十万的那种,我不得不一再把手表拿给他们看,向他们解释。

  宫晓农:事发后,我分别以口头和书面的形式,向地委书记和组织上作了汇报,就我戴的是什么表、价值多少等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并表示如果组织上需要,可以作一次鉴定,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接到(要求鉴定的)通知。在上周五召开的县委扩大会议上,我也把这情况作了说明,我在会上表态说,请大家放心,你们的县委书记不是坏蛋。

  记者:有网友提出,官员如果想高消费,应该公开自己的收入,让财产透明,你赞成吗?

  宫晓农:什么是高消费?如果花四五千买一个空调算不算高消费?这是耐用商品,几千块花出去又不是一次性消费,应该不算高消费。这是个人消费偏好问题,如果个人收入能支撑消费,只要这个收入是正当合法的,不管是不是官员,即便高消费也无可厚非。至于说公开官员的收入,我赞成。官员要全面接受社会的监督,但这可能有个过程,必须逐步推进。基层官员要清廉,必须用好权力,这需要各方面的监督,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会带来腐败,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针对官员的监督除了党内监督(各级纪检部门)外,还有群众监督和媒体监督,这些都是有效监督。

  宫晓农:我每个月的工资就3000多元,再加上年终奖,年薪在5万元左右,这个收入和老百姓比,算高收入了。以我自己的经济收入状况,如果用一两个月的工资来购买一件耐用商品,应该也是无可厚非吧?应该允许个人有消费偏好,当然如果连饭都吃不饱也就不会有什么消费偏好了,但现在不是这样的。我倾向于在基本的生活得到保障后,个人的主要收入应该用来消费,没必要留给子女,人在逆境中才会奋发有为,我就是从大方县一个农机站长开始,一步步从基层走出来的,如果我当初条件很优越,或许也就不会有今天。

  记者:有网友将县委书记带名表与周总理十几年如一日戴一块旧手表作了比较,指出干部应“清廉为官”,你认为呢?

  宫晓农:周总理清廉、朴素,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但我们更应该学习周总理鞠躬尽瘁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这才是本质上的东西。官员要勤政、廉政、善政,在这其中,廉政最为重要,廉能生威,(官员)不该拿的不要拿,不该贪的不要贪。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制度,制度好了,官员想犯错也犯不了。

  宫晓农:(近年来)一小部分县委书记在廉政上出了问题,你说如果一个县委书记戴一个几十万元的名表该不该受到质疑?当然应该!但这毕竟是少数,(县委书记)主流是好的。当然,在反腐倡廉上,老百姓有权利发出自己的质疑。

  宫晓农:很少,上网一般看些新闻和理论方面的东西,也很少上论坛,尽管网龄有近10年了,但我也仅仅是会上网,很肤浅。看书还是我习惯的传统阅读方式,每天都会尽量抽出点时间来看书。

  宫晓农:网友当初将这张照片曝光,可能以为我戴的是几万、几十万的名表,他们要是知道我这块手表其实就几千元,估计也不会曝光。网上说我戴名表,你说人家错在哪?我这块表确实是名表啊。网络对县委书记的监督是应该的,也是必要的,这也是媒体监督的一种形式。这事虽然给我带来了一些误解,让我名誉上有了些影响,我也觉得有点冤,但我没有认为这是对我的诽谤,如果因此而否认这种监督,我的胸怀就有问题,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当然,网络监督应该尽量做到有效监督,可以先调查,再监督,不要随便在网上乱炒作,否则可信度就会降低。网络是一个平台,网民发布信息应该是真实的,不应该任意攻击诋毁别人,当然,要解决这个问题,从根本上说,国民教育才是关键,特别是诚信教育,政府应该在这方面下工夫,这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宫晓农:还是有些压力,会督促我更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如果没有监督,那很轻松啊,人都是要偷懒的,人性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如果没有监督,人的欲望就会无限膨胀。对于老百姓来说,他们都希望领导是包青天式的人物,具备勤政、廉政和善政的能力,但任何人不可能是完人,套用一句广告词,叫“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就是监督的作用。

  宫晓农:我感觉到,对下属在作风上的要求得更加严格,包括工作作风、思想作风和生活作风等方面。2009年是纳雍县领导干部作风整顿年,我们正在制定一些针对领导干部的纪律要求,特别是领导干部的生活作风应该接受社会监督,看看8小时之外,领导干部是怎么过的。我个人从不进娱乐场所,正常娱乐我是不反对的,但很显然,老百姓不希望有这种偏好的领导。

  宫晓农:我自认为可以打个80分吧。我父亲是老革命,从小对我要求很严格,他常常教育我们,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并拥有一技之长,以服务社会,获取报酬,这对我影响很大,无论是为官还是做人。从县长到书记,我一直在尽责为老百姓履职,你比如说,2003年我还在当县长时,很多矿山公路很破烂,导致各个煤矿生产出来的煤无法运出,这对县财政影响很大,但要修建矿山公路,单靠县财政根本无力支撑,每年全县总财政收入不过1个亿,修建矿山公路却要1.5个亿,最终,经过我多方努力,我们解决了这一难题,为地方经济发展铺平了道路。不过,政府在管理上也出现过一些疏漏,近年来,我们也发生过一些大型矿难,在管理上,我们要加强。(根据采访录音整理)